Lessiec

下辈子一定要做热门狗

邱宋/1

1.雨林

巴蜀雨林遮天蔽日,宋奇英飞速穿梭其间照着以前的标记赶往汇合地。

方才南眺时升起一道烟雾,那东西他再熟悉不过,那分明是他亲手交给郭少的紧急信号弹,行动前他千叮万嘱:只有遇到突发状况时,才能升起。郭少的身手才智一般情况都难不倒他,可是这次计划是他第一次亲手制定,出师未捷倒不怕,只怕友人因为纰漏而身陷险境。那他当真会愧疚一生。

几个轻功起落间,思绪万千,宋奇英匆匆赶到恨台时只余一团碎屑粉末。他绕着这团碎屑观察了四周,雨林里都是泥泞之地,前几日又下过雨,因此细心观察的话,便能识别脚印方向——那个地方是,祭坛!

祭坛顾名思义,前身乃是西南少数民族部落祭祀图腾神祗所在。因为外敌的入侵,被迫腾出,蛮荒之地的神明信仰被远洋而来的火器坚兵摧毁,这里是洋人的罂粟制造所,也是无数俘虏被拷打以身试药的极刑之地。

他们被掳到这深山雨林十万大山里已经三年了,平日吃穿用度也是和当地少数民族部落挤在一起,在这三年里那帮洋鬼子依旧照着船寮上的规矩役使他们干体力活,每个月考核成绩,大约一年前,这地方的洋人头领开始让他们养护药田,种植一种叫“罂粟”的花。经过宋奇英的观察,这花是被拿去做了烟叶,贩卖出去。倘若真的只是赚银两的原料还好说,但当他察觉到罂粟做出的大烟似乎有上瘾功效并且能不断降低体质甚至使人精神萎靡至死,他便理清了洋人的阴谋。

这雨林已经成了一方出不去的围城,宋奇英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出去的机会,更别提再北上胶东联系霸图军,但是作为大荣朝子民,宋奇英自认虽已被卸下霸图军职,但面对风雨飘摇的河山他却更自视应以百姓的身份固守国土,无愧山河社稷,无愧于心。

然而眼下自己踏出的反击第一步,却是要以好友性命为代价么……

宋奇英心思沉重地清理痕迹,脑内开始“排兵布阵”如何搜寻并救出郭少的计划。待他不留痕迹地离开恨台,飞燕般窜进雨林中悄无声息走远后,恨台四周的丛林巨树里埋伏不知多久的前嘉世旧部纷纷冒头,一水的殷红如战矛枪头紧系的红缨。

恨台中最粗壮的那棵千年古木,树冠深处传来枝蔓摇曳声,底下聚众的前嘉世遗留兵打着呼哨询问上头的人。

“霸图军的人,非敌,跟在他后面按原计划行事。”邱非一袭深红在树蔓深处宛如开出一朵绚烂的大丽花。

宋奇英在一处离祭坛不近不远的凹陷地布好陷阱,这里恐怕要作为一处干扰重阵,他这是在赌,赌一次就能从祭坛里搜寻到郭少,并且故意制造动静引敌入瓮,待找到人后从陷阱侧端的绳梯向上攀顶,那里有一处石穴,穴底是河流,虽不知流向何处,但从水声及流向判断应该离祭坛很远。在行动前,宋奇英已经备好了伤药干粮和换洗衣物,死马当活马医,无论如何都要确定郭少的踪迹。

年轻的前霸图军少尉,靠在一棵树下稍作歇息,毕竟入夜后的消耗量势必极大,他还这么年轻,不过弱冠,却好像习惯了生死一线的惊心动魄,他很清楚这并非属于常年金戈铁马枕戈待旦的将士天性,更多的是在暗无天日的压抑环境下调整出来的应急心态。

入夜后,他有三个时辰的机会去搜寻郭少,巡防队伍一个时辰换一班,祭坛是一处方圆几百亩的田埂洼地,最北方有一个巨大的石台,台上雕刻着古老神秘的图腾塑像。田埂被划成棋盘样式,每一块矩阵中立着一瓦罐,能塞进成年男子大小,宋奇英推测这应该是为药人所用。石台上那座巨大的雕塑内部应该就是通往祭坛核心的通道,宋奇英从来只敢远观,图腾雕塑描绘的上古异兽张开血盆大口首先就成了进去探查的第一道坎。

如今只希求好友被关在外围,不要太深入,不然他恐怕就要记不清返回的路了。宋奇英半躬起身子,点着拇指大小的火折子,谨慎地绕着台阶拾级而下,越深入腥味越重,走势螺旋向下,但每走八十一阶宋奇英感觉方位和石阶就在变动。

这里设的有阵,很遗憾以他目前的学识实在辨认不出来,只能咬紧牙关继续前行。霸图军从来只懂前进,不懂后退,一如既往,横竖不就是死吗?

评论(1)

热度(1)